第32章

小说:拖油瓶日常[重生]作者:大江流

狼性365bet行政收费_365bet怎么买三串一_365bet娱乐场平台小小妻傲凰倾城:帝尊大人独宠我幻幻梨花自可留江湖风云策超能帝国时代快穿女配:反派boss攻略手册鳯穿都市神级宠物猫

????屋子里传出来柳芳呜呜的哭声,还有金成雁的辩解声,“不是这样的,我们也是有些事耽搁了,但真没想到孩子爸爸去世了,所以来晚了。谢谢你照顾乐乐,我们以后绝对不会再有这样的疏忽了。”

????这句话一出,连站在门口的曹飞都能感觉到房间里的气氛一窒,随后就听见老太太也哭了起来,拍着腿说,“这是造的什么孽啊,当初为了好嫁人不要孩子自己跑了,我儿子一个未婚的大小伙子拉扯了这多年,好容易养大了,这就来找啊。天底下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娘啊!”

????老太太这一哭,彻底扭转了老曹家的弱势。对,你是亲娘,你是女的,你是长得很好看的女的,瞧着就梨花带雨弱不禁风,让人怜惜。可这种唧唧歪歪的扭捏哭法,对着老太太拍着大腿的震耳欲聋的哭声,就跟蜻蜓点水似得,压根起不了任何波澜。

????里屋里顿时热闹了起来,梅校长也开始劝慰老太太。因为太伤心,害怕她身体出问题,最后连柳芳和金成雁也不得不向着老太太解释,“不是您说的那样,我那时候真带不走乐乐,我跟他爸说过的,等我安顿好了,就来接乐乐。孩子是我身上掉下的肉,我怎么能不疼他?再说,孩子他爸也是想让他过好日子,也答应了的。”

????听了这话,老太太嘎嘣一下停了,然后呸了一声,“不要脸。许新民都去世了,你以为没人知道你干的那事儿了,就在这儿瞎咧咧。”她怕是不想把许乐推到前面,直接隐去了许乐的名字,“当年许新民离世的时候,就拉着我儿子手把孩子交给他了,我儿子还问他要不要带孩子找亲妈,许新民说的啥,说是你为了不耽误找新对象,说孩子拖累你了,才不要孩子的。我儿子这才将孩子带回来。要不然,有亲妈用得着我儿子养孩子?”

????说完,许乐就听见老太太拍着腿说,“我告诉你,想要孩子,没门。我们绝对不会同意的,也跟你没什么好聊的。以后别找我们。”

????曹飞一听,老太太这是结束语,立刻拉着许乐又回了旁边的办公室。关上门的时候,他偷偷对着许乐说,“奶奶好厉害,乐乐你放心吧,那女的哭哭啼啼的,弄不过奶奶的。”

????正说着,办公室门就被敲响了,老太太在外面用特别温柔的声音说,“乐乐,飞飞,跟奶奶回家吃饭去。”曹飞立刻高高的应了一声,就拉着许乐开了门。黑妹直接上前,将许乐领在手里,走在一家人中间,就往下楼梯处走。

????后面柳芳突然喊了声,“乐乐,我是妈妈!”许乐不知道为什么,特别想看那张虚伪的脸,究竟演戏能到什么程度,他于是回过了头,却瞧见女人的头发已经乱了,因为哭泣妆容变得格外吓人,她瞧见许乐回头了,脸上立刻露出带有希望的神情,又叫了声,“乐乐。”

????许乐淡漠的回了头,理都没理她,跟着黑妹下楼了。他听着金成雁在后面跟他干爸讲,“许乐还没成年,柳芳是他的亲妈妈,我们是有监护权的。你不放人,就等着打官司吧。”他干爸说,“那就打吧,我等着。”

????曹飞的自行车被门卫保管着,他一出来,就交给他了。因为怕柳芳他们追上来,曹玉文直接让许乐和奶奶上了摩托车,然后冲着曹飞说,“带你婶子回去。”瞧见曹飞应了,一脚油门就走了出去。

????老太太身体弱,坐在许乐和曹玉文的中间。一路上她就抓着许乐的手,安抚着他,“乐乐,你放心,咱家不会把你给她的。那种女的,为了自己过得好连孩子都能不要,心太狠,谁知道她来要你是为了啥呢。乐乐,咱不能跟着她。”

????老太太因为干了一辈子的家务,手心非常糙,就像是块砂纸,因为用力,磨得许乐的手疼。可许乐却没有拽开的想法,在飞快的摩托车上,在已经开始变热的春风里,他突然想起了四年前,他刚来这个家的时候,跟着老太太第一次去卖辣白菜,老太太冲着他说,“你说玉文怎么把你……”那时候老太太多嫌弃他啊,可如今多护着他。

????但即便老曹家如此强硬,但这事儿真不是说不行就不行的。当天晚上,老曹家就聚在一起开了个会,但一家人都没个学问大的,也不懂监护权的事儿,自然也说不出什么来。只是有一点,为了怕柳芳抢孩子,曹玉文决定把搬家和生意的事儿都放放,以后都由他骑摩托车接送许乐和曹飞两个。

????第二天一早,曹玉文送完他们,就去找了公安局的熟人,问他这事儿。人家也不懂这个,但公检法是一家,在这块熟人多,就介绍了个这方面的专家给曹玉文,让他去咨询咨询。

????那个人叫徐磊,多年的老法官了。对曹玉文挺客气,还给他倒了杯茶水,专门听曹玉文讲中间的事儿。听完后就颇为难地说,“未成年的监护权这事儿,咱们国家的民法通则规定,一是父母担任监护人,二是如果未成年人的父母已经死亡或者没有监护能力的,其祖父母、外祖父母或兄、姐或者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、朋友担任监护人。”

????他喝了口茶说,“认定监护人的监护能力,要根据身体状况,经济条件,和被监护人在生活上的联系状况来确定。但咱们国家的监护制度现在还不完善,父母即便监护不当,也没有相关法律条文来剥夺他的监护权。所以,你看,即便按你说的,柳芳有抛弃行为,但她还是许乐如今唯一的监护人。”

????曹玉文听了显然有些意外,他有些激动地说,“那柳芳为了自己过好日子,把孩子扔了不管不顾七年,她想要就能要回来?那可是个孩子啊,又不是东西。她走的时候孩子都懂事了,对她说的话一清二楚,这样的娘,怎么跟她?”

????徐磊叹了口气说,“法律就是这么规定的。”

????“那孩子的意见呢?孩子现在一点都不想跟着她过,不能听从孩子的意见吗?”

????“肯定是要考虑的。但你要知道,一是柳芳是妈妈,一般抚养的话,都会比较偏重母亲。二是你和许乐之间不构成收养关系,说白了,就是没有法律认可的抚养关系,三是听你说,柳芳条件不错,这是个重要原因。”

????曹玉文挺受打击,一个人坐在椅子上,两腿打开,使劲揉了两下脸,把头深深地埋了下去。他沉默了许久,才抬起头,又问徐磊,“我要是找人把乐乐的收养手续办下来呢。当时我没结婚,人家不让办,我现在办下来呢?她是不是就不能要走了?”

????“恐怕……还是不行。”徐磊给他解释道,“有严格的规定,只有在生父母有特殊困难无力抚养子女的条件下才能送养小孩,并且必须经过双方的同意。即便你现在办了收养手续,她也可以去法院要求变更抚养权。”

????“那就没法子了?”曹玉文瞪大了眼睛,哀求似得看着徐磊。

????徐磊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,个头大约有一米七五左右,体型偏瘦,脸上的沟壑颇多,看着特别的严肃。他坐在那儿,与曹玉文对视了许久,最终叹了口气说,“我很同情你,但这事儿法律的确是这么规定的。”

????曹玉文眼中的希望就那么慢慢地熄灭了。他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,谢谢您,打扰您了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说完,就站了起来,明明在这儿坐了不过半个小时,曹玉文的身体却好像佝偻了许多,站起来的时候,还踉跄了一下。

????徐磊连忙说了句小心,曹玉文不在意的摆摆手说,“没事,没事,有点低血糖。没事。”说完,他就准备拉开门离开。没想到徐磊却突然拿起了桌上的电话,不知道冲谁说了句,“你说现在的人啊,总是这样,有些人明明都判了,却死活都不执行,也不知道怎么想的。难道法官能拿枪逼着你执行,只能这么僵着呗。”

????曹玉文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,他立刻回头,想跟徐磊说句谢谢。却发现徐磊压根就跟没看见他一样,一个人抱着电话说的开心。他知道这是避嫌呢,冲着徐磊鞠了个躬,这才开门出去了。

????等着中午去接许乐他们的时候,曹玉文脸上就带了笑的。曹飞一瞧就知道有戏,就缠着曹玉文说说怎么办?曹玉文一心开摩托车,呵斥了在后面扭得跟麻花一样的曹飞说,“动什么动,回去再说。”曹飞才老实了,不过依旧把头放在夹在中间的许乐肩膀上,悄悄说,“乐乐,你放心了吧,你看小叔那样,就是想着法子了。”

????许乐昨夜也想了一晚上,他上辈子没经历过这个,自然也不清楚其中的道道。但他也知道,这事儿肯定很难办,所以愁得一晚上没睡好,一早上都没好好听课。等到这会儿曹玉文露笑脸了,这才把心口的事儿松了松。

????等着回家,曹玉文就将徐磊的话说了,曹飞挺着小胸脯说,“我一定护着乐乐,不让他们弄走他。”曹远也跟着起哄,跑过来抱住许乐的腿,“小远也护着乐乐哥哥,不让哥哥走。”

????老太太在一旁听了叹口气说,“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儿,不过还是不太稳当,玉文,上次咱买房的那个老教授,不是教法律的吗?听说还挺有名气的。你看你跟那个钱磊联系联系,老教授做了那么多年的老师了,就算他不在国内了,肯定认识点有本事的大律师,咱给钱,让他给介绍一个,这事儿,还是从根上解决好,那法子,只能留到最后用的。”

????曹玉文都没想到老太太就在那儿住了两天,就把人家打听的这么清楚。他惊喜地叫了声妈后,立刻点头,“我这就去打电话。”

????作者有话要说:on_no~
加入书签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错误举报

小提示: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章(←) 下一章(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