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2|袭朗阿芷小事记

小说:宠妻日常作者:九月轻歌

狼性365bet行政收费_365bet怎么买三串一_365bet娱乐场平台小小妻傲凰倾城:帝尊大人独宠我幻幻梨花自可留江湖风云策超能帝国时代快穿女配:反派boss攻略手册鳯穿都市神级宠物猫

????盛夏,天下安稳,无大事。

????袭朗因着之前长久的忙碌,旧疾又有发作的征兆,与新帝请了三个月的假。

????新帝比谁都清楚他旧时伤病的情形,爽快答应了,让他京卫指挥使司、暗卫两方面的下属有事前去袭府请示便可。也是清楚,袭朗这样的人,你让他真正无所事事的话,反倒会因为太闲心绪不佳。

????袭朗就此留在家中,上午的时间用来处理公事,下午陪伴妻儿。

????他是从骨子里爱煞了女儿宛姐儿,平日只要得空就哄着女儿,眼下情形自然更甚。

????宛姐儿不似寒哥儿小时候,有点儿娇气,爱哭。稍稍觉着不舒坦,便嘤嘤哭泣,直到大人找到问题并解决为止。但是爱哭的孩子通常也爱笑,高兴了就会眯着大眼睛抿着小嘴儿笑。

????袭朗就说女儿随了香芷旋。

????香芷旋无从辩驳。女儿从下午到晚间睡下之前,都被袭朗或婆婆霸着,轮不到她哄,闲下来的时间就用来做做针线、陪伴寒哥儿。

????寒哥儿两岁多了,正是爱说爱笑最讨喜的光景,每晚临睡前,都要母亲讲故事。

????香芷旋通读了山海经,每天轮换着给儿子讲记下来的一个个小故事。

????这样的情形下,寒哥儿愈发依赖香芷旋,睡前或是让母亲留在自己的房里,或是去父母的寝室睡下。

????这一晚,寒哥儿留在寝室,在母亲轻柔动听的语声下,沉沉睡去。

????香芷旋见儿子睡着了,给他掖了掖被角,在额头印下一吻,放下床帐,慢慢睡去。

????近来,她都不怎么指望袭朗回房睡了——这个人,近来都是睡在宛姐儿房里。

????夜半,她口渴醒来,喝了几口水,望了望窗户,见东厢房的灯光似是还亮着——那是宛姐儿的房间。她担心女儿是不是又因为炎热哭着不睡,便披衣下地,转去了东厢房。

????一进门,见到了奶娘,她指了指室内,“宛姐儿睡了没有?”

????奶娘忙低声应道:“闹了一阵子,刚刚才睡着。”

????香芷旋颔首,放轻脚步,进到室内。

????袭朗侧身宽大的竹编的躺椅上,闭目睡着,手里握着一把折扇。

????宛姐儿则睡在他臂弯。

????居然睡在了躺椅上?

????香芷旋有些无奈。无意间瞥见桌案上有一幅字画,便过去看看。

????画上,是宛姐儿坐在大炕上甜美的笑着的样子。看手法,是他画的。

????她不自觉地被画感染了情绪,弯唇浅笑。

????那边的宛姐儿发出委屈的咕哝声,她连忙侧目望过去。

????睡得半梦半醒的袭朗立刻轻拍着女儿,随后轻摇折扇,给女儿扇风纳凉。

????宛姐儿却是不依,哭了起来。

????袭朗熟门熟路地将女儿抱起来,放在胸膛上,摇扇的幅度略略大了一些。全程都未睁眼。

????宛姐儿先是侧着身形,随后趴在了父亲身上,片刻后,不再哭泣,安然入睡。

????香芷旋看得一愣一愣的。

????有这么娇惯孩子的人么?

????不像话——她腹诽着。

????往后他每日早出晚归,宛姐儿这坏习惯让谁来纠正?——她总不可能让女儿睡在自己身上的。

????——谁敢说这是好习惯,她肯定跟谁急。

????真是……她扶额。

????随后的日子,袭朗与宛姐儿每晚的光景就是这么打发掉的。

????袭朗每晚的时间,是属于女儿的。

????香芷旋觉得他眼里最重要的是女儿,她和寒哥儿绝对要排在其次。细想起来,真有点儿失落。

????这每一日,他一早开始处理公务,下午至第二日早间都在陪着女儿——有这样的人么?这样怎么行呢?

????那混账东西简直就是忘记了妻子、儿子。

????算了,随他去吧。

????香芷旋气闷了两日,也就想开了——他有女儿,自己有儿子陪着,大不了一家四口分成两拨来过。

????将至夏末时,寒哥儿喜欢上了面食——是夏日里常吃凉面的缘故。

????一日,忽闪着大眼睛问香芷旋:“娘亲都不给我煮面吃。”

????香芷旋汗颜,“那是因为娘亲不会做饭啊。”

????“哦。”寒哥儿体谅地点头,“那就算了。我只是羡慕大哥。”

????钱友梅一手好厨艺,下面自然是小事一桩。

????香芷旋心生歉疚,“我可以学,只是……就怕你吃两口就嫌弃难吃,不肯吃了——那样的话,娘亲可就要无地自容了。”

????寒哥儿想了想,“不会的。娘亲做的,一定特别好吃。”

????“哦……”香芷旋想了一会儿,咬了咬牙,“过几日,我做面给你吃。”

????寒哥儿眼中绽放出喜悦的光芒,“好!”

????香芷旋深吸了一口气,心说别在儿子面前丢脸才是。

????之后几日,她由厨娘教着,学会了怎样准备臊子、怎样下面。最初做好的面条,先自己尝,觉着不好就重做,下足功夫学了几日,总算能做出像模像样的凉面了。

????这一日,她觉着自己算是学有所成了,亲手给寒哥儿做了凉面。

????面条是自己亲手擀的,黄瓜丝、肉丁等臊子都是亲手做好的。她一直都想做一个善厨艺的母亲,却一度以为自己实在是没天分。没有寒哥儿的推波助澜,她真无法鼓足勇气亲身实践。

????在她苦学做面的过程中,袭朗一无所知——他只顾着照看女儿了。

????要是在以往,他最多不过一两日就知情了。

????香芷旋略略失落,可也理解,父母对儿女的爱都是一样的,知道他是抓紧闲暇光景才这般宠爱女儿,可心里到底是有点儿失落——只顾着女儿,全忘了她和寒哥儿。

????这天用晚膳之前,她在准备的时候,没给他准备凉面的份儿,让他吃厨房做的饭菜好了。到底是有些小小的脾气。

????袭朗坐到餐桌前的时候,就见桌上八菜一汤,而妻子、儿子面前则放着两面和臊子。

????“你怎么知道我不想吃两面?”他问香芷旋。

????“你想不想吃的,看看宛姐儿就忘了。”香芷旋敷衍的答一句,忙着给寒哥儿将臊子夹到碗里。

????寒哥儿迫不及待的吃了一口面,甜甜地笑开来,“真好吃!”

????“是真的吗?”香芷旋有点儿忐忑,“我学了几天而已,你可要照实说,别骗我。”

????寒哥儿眯了大眼睛笑着,却是不看母亲,一味忙着对付面前的两面,“嗯……是真的好吃。”

????香芷旋心内稍安,尝了尝手边的两面,也笑了。是真的,味道还不错。

????袭朗指节扣着饭桌,“没我的?”

????“没。”香芷旋笑道,“我刚学会的,不好意思在你面前出丑。”

????“那寒哥儿呢?”

????“寒哥儿想吃我亲手给他做的饭菜。”香芷旋奇怪地看着他,“你又没说过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没说过是因为知道她不喜下厨,怕被热油溅到。这小东西,居然不声不响的学会了做面,居然也不告诉他,居然还不让他吃……

????他真是一脑门子的不高兴,觉得自己还比不得儿子。

????这晚,下起了大雨。

????丝丝缕缕凉爽的风吹入室内,宛姐儿便因此睡得安稳酣甜。

????袭朗看着女儿入睡之后,回了寝室。

????香芷旋与寒哥儿也已睡着了。母子两个俱是睡相甜美。

????他站在几步开外,笑了。过了一阵子,轻手轻脚的抱起寒哥儿,把儿子交给奶娘,带去西梢间。之后,宽衣歇下,将妻子揽入怀中,低头索吻。

????香芷旋在睡梦中被惊醒,不情愿地睁开眼睛,见身边人居然是他,不由意外,“寒哥儿呢?”

????“怎么满脑子都是寒哥儿?不想我陪你?”他低低地抱怨着。

????香芷旋不由撇一撇嘴,“你满脑子都是宛姐儿才对吧?”这人……居然倒打一耙。

????“胡说八道。你每晚都让寒哥儿睡在寝室。”他指责。

????她掐着他反诘:“你才胡说。宛姐儿给你惯出了一身的坏毛病。你爱女成痴,居然还好意思挑我的不是?”

????“我有么?”

????“废话!”她没好气。

????“我改。”他低低地笑着,“往后一视同仁。”

????“我才不信呢。”香芷旋不自觉地也笑起来,“你就是最喜欢宛姐儿,别的都顾不上了。”

????袭朗笑意更浓,“又胡说,我最喜欢的明明是你。”

????“你怎么好意思这么说的?看到宛姐儿我才知道什么叫掌上明珠。唉……”

????“宛姐儿像足了你,我的确是爱煞了她。在我眼里,她既是我的女儿,又是我的小阿芷,我想要她有着跟你完全不同的幼年少年光景。她不能代替你重活,但是,她能比你当年过得好上百倍。”

????香芷旋听了这话,竟是泪盈于睫,“袭朗……”她喃喃地唤着他。

????“这尘世,我最爱的女子,两个。一个是你,一个是女儿。”他说,“往后若是你再给我添个女儿,最爱的便是三个。”

????香芷旋弯了唇角,徐徐笑开来,主动吻上他的唇。

????真是爱死了这男人。

????——终章
加入书签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错误举报

小提示: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章(←) 下一章(→)